谈笑 发表于 2019-4-24 14:26:38

“生活”同题稿件: 哑巴篙(小小说) 刘国琳

“生活”同题稿件:哑巴篙(小小说)刘国琳       她拄掍,弯腰爬坡,双脚擦地往前挪,不让身边的儿女搭手。       翻过山,移进半阴坡,五六亩地长满艾蒿,风吹,像梳子一遍遍整理散乱,涌起灰白银浪,艾香阵阵拂袭。她清脆地打两声喷嚏,到十字路口,跪地,用棍划个十字圆圈,取出儿女挎的篮子里的粽子,鸡蛋,摆进去,燃香,带儿女磕头,幽幽地喊:哑巴,吃粽子呦。       有几团声音刮来。她说,快扶我,坡下躲躲!       几拨人仨一群,五一伙地进艾蒿坡,路口都停顿一下,绕过,割艾篙,折桃枝,默默地捆几把,往回走。       太阳从东山后撇过几道光。那些人扔下的话,比山石硬朗:人呀,得行善。要不,良心不安!       她霎时感觉额头、脖子拔火罐、刮痧、手捏的红紫印痕疼痛起来。       打听说哑巴没了的信儿,再交端午,她就头疼,嗓子疼,进医院检查,却没病。自个和家人镜面竖硬币、立鸡蛋戳“专克”治鬼,咋也不灵。请村里的柱子整治,他手捏五分硬币,绕她头顶盘旋,叨念,头上来,脚上去,是谁麻利儿站个立。谁呢?哑巴?话音未落,镜面上,指间飘悠不定的硬币,扑棱棱站定,像着了法,撒手不倒。之后烧纸,送米,泼清水,用菜刀把站立的硬币砍倒,压刀下,放镜子上摆置到大门口,念念有词地送走“专克”,她则头蒙一块红布,昏昏入睡,一觉醒来,夜晚村头喇叭正响,她下场扭秧歌欢实着呢。      此时,她好像看见哑巴站在坡间的十字路口,挥鞭子、舞镰刀,啊啊啊地冲到她跟前,劈手夺下两捆艾篙,扬弃得满坡都是。比划,不兴拔根。恨恨地两手合拢,枕头上,翻眼吐舌——拔根,艾蒿死了!       她是村官娘子。说,艾蒿泛根的玩艺,怕啥!薅艾蒿更起劲,哑巴啊啊叫,把她推搡倒地,胖胖的身子滚石似地翻下土坡。       哑巴三四岁时吃错药才聋哑的。爹妈去世早,哥嫂拉扯着。十多岁时给生产队放牛,改革开放后,养牛的乡亲合伙雇用他,给年薪。轮哪家管派饭,哑巴要么拎只套的野兔、山鸡,要么给人家打捆柴,垛柴垛,进屋前拿笤帚打扫几遍衣裳,怕埋汰沾炕。       四十多年了,端午节前,哑巴把牛圈笼住,啊啊啊使动静,牛周围吃草,不离远。他坐艾蒿坡,割撅艾篙、桃枝,堆出两座小山,用榆树条编绳腰子,一把把捆扎,均匀地摆齐遮在荫凉下,查数,呀(一)物(五)思(十),手点数青山,够全村36家,才竖拇指,拍脑门,累(这)瞎(家)活(伙)呀……还不歇,精选艾蒿条,编麻花状火绳,五尺多长,五六公分粗,系挂在满沟的树枝上阴干,成百上千条,随风悠荡,飘摇出南方榕树须根的风光。       哑巴给家家送辟邪的艾蒿桃枝,背集市上卖艾蒿、火绳,换钱,给小孩儿买五彩线、纸葫芦、花荷包。见人,他比划,一柞高,拇指粗,剥皮,理捻,戳地,点燃,哧哧,噔当。       乡亲说,哑巴学过年放高升炮,欢喜呢。       土房里蚊子勤快,叮痒得人直骂娘。哑巴户户送火绳,夜黑,点燃,绳头忽明忽暗,艾香缕缕幽幽,人人睡着甜梦。       她偷拔艾篙,摘哑巴火绳,上集卖。哑巴抢,被她挠得满脸挂彩,哑巴打得她遍体鳞伤。       哥嫂、哑巴磕头作揖赔药费,她说,哑巴必须消失。       哑巴跟哥嫂进城打工。离村那天,哑巴的眼泪随着啊啊啊声飘洒几条土街,勾动着满村的牵挂,同情,愤懑。       她躲自家院里,叨咕,要不,哑巴你别走了吧!       又是端午,许多家忘了插篙。夏晚蚊子叮咬,乡亲骂,该死的蚊子。哑巴呢?       五年后的一天,邻村务工的人进村说,跟我当小工的宋来福没了!       谁是宋来福?       哑巴呀!忘了?       啊?噢噢,他呀。那坡艾蒿,是他移栽守护活的。打他离村,就叫哑巴蒿!       她,摘把艾篙叶,揣怀里,叮嘱,我老了,往后你们给哑巴送粽子!       是,娘!儿女应,搀扶着她往家移。哑巴蒿呜呜唿哨,翩翩起舞,香气浓重,丝丝缕缕,飘散着化解不开的思念,勾兑伴和着日复一日的平常生活,也点化导引着乡亲向善无垢的心思。(1477字)

【作者简介】刘国琳,男,退休军官。内蒙古作家协会、赤峰作家协会会员。在中央、省市级别纸刊发表新闻作品5000余篇,文学作品100余万字,正规出版文学作品集《良民英雄》等。
姓名:刘国琳联系地址:大连市甘井子区贤林园军休城5号院86号楼4单元602信箱邮政编码:116033手机(微信):13998553507邮箱:1427250405@qq.com

黄海文学 发表于 2019-4-28 14:28:52

感觉差那么一点,矛盾与其后果并不构成逻辑关系。如果前面哑巴对她家有过特别的恩情,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而反目,更好。现在来看,矛盾冲突的起因和结局有点勉强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“生活”同题稿件: 哑巴篙(小小说) 刘国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