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若愚 发表于 2020-7-16 10:27:30

上天知道的结局(小小说)

上天知道的结局文/智若愚

    买一朵花吧,先生!正心事重重走在回家路上,一个小女孩叫住了他。    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抱一篮鲜花叫卖。他低头看了看,花篮里有十多个品种的鲜花。    他伸手取出一枝红色的红玫瑰。付了钱,几步走到一旁的公共休息椅坐下。左手拿起玫瑰花,右手扯一花瓣丟在地下,嘴里念一声“科长”,再扯下一瓣念道:“主任”,一瓣科长一瓣主任地扯着玫瑰的花瓣。    不一会儿,一朵灿烂的玫瑰花只剩最后一瓣,孤零零地站在茎上,他说了一声“主任”,右手捏住花瓣却犹豫着没有立马扯下。愣了片刻,一把扔掉只有一瓣的玫瑰。不解地说了句,怎么会是主任呢?玫瑰可是我的幸运花呀,重来!抬眼四下望了望,见卖花们小姑娘还在不远处,便喊道,小妹妹,买花。    卖花小姑娘一路小跑似地来到他面前,见地上满是玫瑰花瓣,不解地问,叔叔,你怎么把花撕烂了?    他不答话,直接从花篮里抽出一枝黄色的龙爪菊说,我买花。随即掏出一张10元纸币扔到花篮里。    你,你又要把花扯烂?我不卖给你。小姑娘伸手就要拿回那朵龙爪菊。    我已经给了钱了,这花就是我的,你管我拿来做什么?他把菊花藏在身后,两只眼睛瞪着小姑娘。    小姑娘看见他凶狠的眼神,伸出的手不自觉地缩了回来。    你只管卖你的花,一边去。他对小姑娘吼叫一声。    见小姑娘慢慢走远了,他从身后拿出龙爪菊。嘴里说了声“科长”,就在要扯花瓣,突然停住了手。转身把花放在身旁,腾出双手合在胸前,嘟噜着说,保佑保佑,老天保佑。他想,上一朵玫瑰是从科长开始撕的,这次从主任开始吧。一句“主任”扯一瓣菊花,再说一声“科长”又扯一瓣菊花。那枝花瓣在主任科长的话语中一瓣瓣地飘落地上。    他这辈子可是跟撕花瓣这个游戏扛上了。    那年高考结束,他的分数很高,上平时心仪的两所大学都没问题。老师劝他上北方那所大学,说南方人到北方会有不一样的感悟。父母要他上南方那所大学,说南方人适应不了北方的气候。亲朋好友也是各执一词。一同学建议他撕花瓣决定。还说我凡是遇到什么无法决定的事情,都是用撕花瓣解决的。    他在校园里偷偷摘下一朵红色玫瑰,一瓣一瓣地撕下来,把他撕到了南方那所大学。他后来暗自庆幸,幸好上了南方大学,毕业在省城找到了工作,要是上了北方大学,天晓得是个什么结局。    找对象那次也是,两拨人在同一时期给他介绍对象,见了面后两个女孩让他无法取舍。赶紧买来一朵玫瑰,当然是红色的。一瓣一瓣撕下来,把现在的老婆撕回了家。后来他暗自庆幸,幸好娶了现在这个老婆,结婚一年就生了个儿子。要是娶了其他人,天晓得会是个什么结局。    这以后,他对撕花瓣非常崇拜,一有大事就去撕花瓣。也很有心得,红玫瑰花是他最幸运的花,一撕就会是好的结局。    当然,也偶有失误。五年前,公司一位副总要另起炉灶创办新公司,要他跟去,月薪上涨1000元。现公司老总要留他。两个老总都对他好,他难以拒绝,依然撕花瓣,结果撕在了老公司,没想到,两年不到,老总因为贪污进去了。他受到牵连被开了。他不后悔,还安慰自己,这是上天的意思,天晓结局。    在现在这个公司奋斗了三年,现在又到了难以决策的时候。下午,公司人事副总找他谈话,说是要提拔他,两个职位让他选,一是现在这个科室当科长,一是外派一个地区代主任。    他听完副总的话,脑袋就激烈斗争起来。当上科长就算公司的中层干部了,这是他梦寐以求的;到外地去,实权大,油水多,也是他心驰神往的。可到了外地,远离了总部,天晓得会是个什么结局。头脑里两人打起架来,下了班,昏昏沉沉地往回走,不觉恨起那个副总来了,你是副总,你决定了就是,为什么来折磨我呢。    直到见到卖花的小姑娘才如释负重,这不,又来个撕花游戏吧。    黄色的龙爪菊撕到了最后一瓣,主任,还是主任。他气急了,把那光秃秃的花茎一下摔在地下,在心里骂了句,你他妈的怎么不让我当科长?    卖花的小姑娘走了过来,见了满地花瓣,一下子哭了。这么漂亮的花,你竟用来撕毁,你怎么不把你自己撕掉。说着蹲下身,小心冀冀地捡拾那些花瓣。满地红红黄黄的花瓣被小姑娘捡得干干净净,他看了一下洁净的脚下,是按照上天安排路子去外地,还是随自己的心愿留下,没有了主意。



作者通联:唐自勇,笔名:智若愚。男,达州市达县人。四川省小小说学会、闪小说专委会会员。通讯地址:四川省达州市达川区大堰乡在地图中查看人民政府(635771)联系方式:电话13330839362 (微信)          QQ   547684143          邮箱tangziyong19630404@163.com   


         

黄海文学 发表于 2020-8-6 20:20:40

主人公的纠结点并不令人纠结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上天知道的结局(小小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