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文秀 发表于 2020-7-29 15:34:22

小小说《楼顶上的那个人》

      楼顶上的那个人
    老余醒了,回忆着梦里的情景,好像对面的楼顶站了一个人,楼下黑压压的一片人,一个高个子警察对他喊:“小伙子别冲动……”老余被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惊醒。
    老余坐了起来,房间里还模糊一片,他随手摁开灯的开关,伸手抓了一件体恤衫套在身上,趿拉着拖鞋走到阳台前,拉开帘子好奇地向对面的楼顶瞅了一眼,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又仔细地看了看,对面的楼顶上果然有一个模糊的人影,老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他往楼下瞅了一眼,但楼下静悄悄的没有人,打扫垃圾的清洁工还没上班。
   老余推醒正在熟睡的老伴:“快起来,看看对面楼顶上站着一个人,不能让他出现意外。”老伴也慌忙穿上一件上衣,手忙脚乱袖子套在了头上,后面穿在了前面,老余说别慌张,兴许没事的。“要有事了咋办?”老伴说。
   老余和老伴商量,我在这看着那个人,你去报告物业值班人员。让他们悄悄地上去,问个清楚。老余想起了前几天去公园遛弯,路过高架桥时,看见一位蓬头垢面的小伙子站在高架桥上往下跳,幸亏被人及时救了下来,幸免于难。那个意欲轻生的小伙子因为交不起房租而有了轻生的念头。
   老余盯着对面楼顶上的那个人,那个人一会前进几步走到楼沿上,一会后退几步站立不动。老余想喊,但又怕打草惊蛇,惊动了他。等老伴喊来了物业值班人员,楼顶上的那个人不见了。老余也松了一口气,只要没有想不开就好。
老余觉得奇怪,那个人的背影怎么有点眼熟呢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但又好像不是小区里的业主,老余在这个小区住了十几年了,小区里的业主老住户大多熟悉了。
   老余下楼去晨练碰见老李,和老李说起了对面楼顶上的那个人,老李说他没见过楼顶上有什么人,一定是老余看花眼了,老余咂咂嘴不再说话。
   第二天,老余醒了,房间里一片模糊,他摁开灯的开关,披上一件上衣,趿拉着鞋,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,他又倒吸了一口凉气,对面的楼顶上又有一个人影。他觉得奇怪,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呢,看着背影有点眼熟。一会楼顶上的人又不见了。
      吃过饭老李在楼下喊:“老余,走,去棋牌室下象棋,今天咱俩杀个回马枪,争个输赢。”老余心想在位时与老李下象棋就没输过。老余在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以后,家里清静多了,和老李下象棋总是输,老余心里有点不痛快。老余想,客走茶凉了。
       那天,老余醒来,拉开窗帘看见对面的楼顶上隐约又有一个人。他觉得奇怪,那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呢。老余噔噔走下楼,悄悄来到对面的楼下,他从公用楼梯爬到对面的楼顶上,他看到楼顶上大大小小放了几个泡沫箱,每个箱子里都有一片新绿,有挂着露珠的鲜嫩香葱,有开着紫花的小茄子,有嫩绿的油麦菜,有翠绿的韭菜,还有刚探出头来的绿豆苗。
      老余被眼前的这个人惊呆了,穿着年轻人的衣服,带着一个头套,打扮成一个小伙子的模样,手里提着水壶正弯腰给蔬菜浇水。
老余喊了一声:“老李,是你呀。怪不得看着身影眼熟。老余说何必这么费心在楼顶上种一片蔬菜呢,超市里蔬菜有的是。”老李说:“还是被你发现了,我种的是无公害蔬菜,超市里的疏菜动不动被检出农药残留超标,吃着还能放心嘛。”
   老李说:“别忘了咱俩打的赌,我种植蔬菜成功了,你兑酒,我兑菜,咱俩喝两盅。”呵呵,我早忘了,老余笑着说。
物业巡逻的小蔡来了,老李打了个手势 ,隐蔽,撤。
作者:张文秀
通联地址: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大仵乡刘楼张文秀    电话:15617051579
邮编:476200

黄海文学 发表于 2020-8-6 20:23:22

故事太轻,无出彩之处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小小说《楼顶上的那个人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