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东妹 发表于 2019-3-3 16:08:26

妈妈和她的“猪友”

妈妈和她的“猪友” 赵东妹     在农村,村邻串门时打开门的第一时间,迎接他们的往往是一只或大或小的狗,它们一般狂吠着,提醒主人来人了。但是如果来我家串门的话,迎接他们的则是一头体重三百多斤,水光溜滑、粉嘟嘟、胖乎乎的猪。邻居们来我家时,一般要把头伸进门里,看着猪,客气地问:“猪小花,你家主子呢?”有的干脆就说:“猪小花,你妈呢?”    正趴在干净沙土里睡觉的“猪小花”这时就会站起身来,慢悠悠地走向堂屋,用嘴把房门拱响,再高声哼哼两声。妈就会答应一声走出来。如果不打招呼直接往里走的话,那“猪小花”就会“忽”地站起来,毫不客气地横在你面前,如果再向前走一步的话,它就会把你顶个仰八叉。    第一次带女友去我家,她见了惊奇不已:“你妈真够时尚另类的,竟然养一只猪做宠物,还给它起这么奇葩的名字!”       “如果你知道了这只猪的故事,你也会这么做。”我把吃了一半的苹果放在猪小花的嘴边,一边看着它慢慢享用一边抚了抚它如扇的耳朵说。      “这半年来,你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。”一天,女友见我又打算回去时说。      “时常陪伴父母是最孝敬的举动。”我收拾着为妈买的马甲和为爸买的酒说,“是猪小花的故事打动了我。”      “左一个猪小花,右一个猪小花,别卖关子了!今天,你要是不跟我说说这只猪,我就让你变成猪!”女友发飙说。      “好吧!只要你想听。”我坐下来说道,“人生有几道坎。对一个女人来说,这坎也许就更多。比如出生时,生孩子时,更年期时等等。妈的更年期尤为严重,最后竟成了抑郁症。这种病,很容易让人走极端。”我点上一根烟,语气凝重地说,“爸忙着干活,我忙着工作,都没怎么在意妈的感受,对她脾气的改变,就看做是不正常的正常了。妈却受不了这心魔的折磨,打算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结束自己的生命。”      “竟有这种事?”女友停止了调皮,神情严肃地依偎我而坐。      “是的。妈摸黑来到村北边的水库边上,在岸上留下一只鞋,就往水里走去……    唉!都怪我们忽略了妈的感受,差点酿成了大错!就在妈刚下到水里的时候,一个东西咬住了妈的裤子。妈弯下腰来一看,竟然是一只小猪。这只 小猪不知什么原因落进水里的,也不知多长时间了。求生的本能让它不顾一切地咬住能咬住的东西。妈忍不住抱起了它。    小猪惹人怜的叫声,在黑夜里依然熠熠生辉的、富有感染力的小圆眼睛,把妈那死灰般的心重新给点燃了。妈把小猪疼爱地抱在怀里,很快来到岸上穿上鞋,朝家走去。    那只小猪在妈的精心照顾下活了下来。小猪整天围着妈妈转来转去,撒撒娇,让妈妈给它挠挠痒,一来二去,妈的病竟然好了。”      “其实,这事虽然巧合,却也没什么奇怪的。”女友插话道,“在医学上叫转移治疗法。是你妈的注意力被转移了。抑郁症本来就可以叫心病的。”      “不管怎么说,妈的病好了。妈特别疼爱它,把它养在院子里,特意在屋门口给它做了一个窝。还给它起了这么个名字。每天早晨,它第一时间就去拱屋门,示意它饿了。妈呢,也总是把最好吃的东西给它吃。有次我回家看见妈和它亲热的样子,有点看不惯地说,疼那只猪都赶上疼儿子了。妈白了我一眼说,猪是她的女儿,第一次救了她的命,第二次又救了她的命。”      “怎么还有第二次呀?”      “那也许又是个偶然。冬天的一个早晨,体重已达二百多斤的猪小花又去拱屋门。岂不知,爸妈在生着煤球炉的屋里全中了煤毒。躺在床上已经昏迷不醒。猪小花见妈没出来,越发用力地拱屋门。几下以后,那门就被拱开了。冷冽又清新的空气随即进入房间,爸妈得救了!”      “这些事情虽然看上去是巧合,但巧合地让人称奇呢!看似笨拙的猪,冥冥之中,跟你妈好像有一种默契和缘分呢!”   “是的哈。从那以后,妈就更疼爱猪小花了。一年以后,它的体重已达三百多斤了。不注意的话,它有时就会跑出去破坏邻居们的菜园子。妈只好把它拦了起来。    今年夏天,猪小花得了便秘。妈为它四处求医也没治好。没有办法,妈就下手为它掏粪。一连折腾了一个月,它的便秘才好了。可能是由于粪便的污染吧,妈本来就有的皮肤病更严重了。    一天早晨,妈发现猪小花竟‘越狱逃跑’了。正当妈着急地四处寻找的时候,猪小花含着满满一嘴奇怪的草回来了。它把草放在院子中间,就用嘴轻轻去拱妈的裤腿。妈猜想这是不是在示意她用这草治疗皮肤病呢?于是就试着把那草放在锅里煮了。猪小花见了,慢悠悠地走回了猪栏。    没想到,妈用这草洗了以后,皮肤病好了许多,又洗了几次,那多年的皮肤顽疾,竟然好了。    妈和猪小花这些不可思议的事很快传了出去。有人说妈上辈子救过它,它这辈子来报答妈的,有说它是神仙下凡的,有想花大价钱买它的。对这些,妈只是报之一笑。邻居们对猪小花也刮目相看,原谅了它的‘调皮捣蛋’。可从那以后,即便是大门敞开着,猪小花也很少出门。有时妈下地回来晚了,它就去村口迎一下,看到妈回来了,就跟妈一起慢慢走回家。    有次我回家。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。妈躺在藤椅上睡着了。脚边上卧着猪小花,它也睡着了。那么平静,那么舒心。这幅午后小憩图,就是对幸福最浅显最直白的解释:幸福就是静静地相伴……    妈救了这只小猪一次,它一次又一次地救了妈。你说是巧合,我却觉得它有灵性。因为万物皆有灵性。在日异膨胀的物欲面前,我们好像忽略了这些。做的,有时还不如这些动物。比如我,小时候离不开妈妈半步,等长大了,回家除了索取,几乎就没有什么了。从猪小花的身上,我学到了许多,也悟出了许多,觉得人与人之间相爱乃至相互治愈,其实也很简单。这正是我常回家的原因。你也应该常回家看看,而不是一两通电话就敷衍过去了。”    我动情地、眼睛湿润地说着这些,忽然觉得失态了,忙对女友说:“这就是妈和猪小花的故事。竟然跟个孩子似的,差点流泪了,让你见笑了哈。”      “却打动了我。”女友把手柔柔地放进我的手心,“比起那些花里胡哨的承诺,我更相信你眼里的那点湿润的温暖。走!再去买两件羽绒服,你妈我妈各一件,而且我答应带你去我家。”      “什么?这句话意味着她答应接受我的表白了!这可是我等了三年的结果呀!是我的故事打动了她——不!是猪小花打动了她……
邮政编码:276625地址:山东省莒南县王庄社区姓名:赵东妹QQ:654746099开户行:中国建设银行(莒南支行)卡号:6217002290013285639电话:15563683865

黄海文学 发表于 2019-3-6 09:50:41

有点意思。语言口语化一点更好。把拔高的话删掉。求婚前面应该有铺垫,否则就是赘语。

黄海文学 发表于 2019-4-28 14:40:24

请及时修改。

烟雨人生 发表于 2020-12-2 21:42:51

已欣赏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妈妈和她的“猪友”